Ong Fu Jian Language selector
健康教育
中医知识
中药常识
针灸经络
气功推拿
中医食疗

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教育 > 针灸经络

针灸经络

什么叫穴位?针灸、按摩穴位为什么能治病?

穴位,亦称之为腧穴。腧穴是人体脏腑经络气血输注于体表的部位。腧与“输”通,有转输的含义,“穴”即孔隙的意思。腧穴学就是研究有关腧穴的位置,腧穴与脏腑经络的关系,以及用来防治疾病的一门学科。

腧穴是人们在长期的医疗实践中陆续发现的。远在新石器时代,我们的祖先就已经使用砭石来砥刺放血,割刺脓疡;或用热熨、按摩、叩击体表;或在体表某一部位用火烤、烧灼等方法来减轻和消除伤痛。久之,逐渐意识到人体的某些特殊部位具有治疗疾病的作用,这就是腧穴发现的最初过程。
腧穴与脏腑、经络有密切关系,主要表现在反应病证以协助诊断和接受刺激、防治疾病两方面。

① 反应病证,协助诊断
腧穴在病理状态下具有反应病候的作用。如患有肺脏疾患的人,常可以在肺俞、中府等穴有压痛、过敏及皮下结节。因此,临床上常用指压背俞穴、募穴、郄穴、原穴的方法,察其腧穴的压痛、过敏、肿胀、硬结、凉、热,以及局部肌肉的坚实虚软程度,并审其皮肤的色泽等来协助诊断。

② 接受刺激,防治疾病
腧穴不仅是气血输注的部位,也是邪气所客之处所,又是针灸防治疾病的刺激点。腧穴防治疾病的关键就是接受适当的刺激以通其经脉,调其气血,使阴阳归于平衡,脏腑趋于和调,从而达到扶正祛邪的目的。腧穴的防治疾病可从以下三方面加以论述:

针灸经络 (1) 近治作用:
  这些腧穴均能治疗该穴所在部位及邻近部位及邻近组织、器官的病证。如耳区的听宫、听会、翳风、耳门诸穴,均能治疗耳病;胃部的中脘、建里、梁门诸穴,均能治疗胃病等。
(2) 远治作用:
  在十四经腧穴中,尤其是十二经脉在四肢肘、膝关节以下的腧穴,不仅能治局部病证,而且能治本经循行所涉及的远隔部位的组织、器官、脏腑的病证。如合谷穴,不仅能治上肢病证,而且能治颈部和头面部病证,同时能治外感病的发热;足三里穴不但能治疗下肢病证,而且对调整消化系统的功能,甚至对人体防卫、免疫反应方面都具有很大的作用。
(3) 特殊作用:
  针刺某些腧穴,对机体的不同状态,可起着双重性的良性调整作用。如泄泻时,针刺天枢能止泻;便秘时,针刺天枢又能通便。心动过速时,针刺内关能减慢心率。此外,腧穴治疗作用还具有相对的特异性,如大椎退热,至阴矫正胎位等,均是其特殊的治疗作用。


耳医学

保罗﹒诺吉尔博士一生致力于医学研究。基于对针灸、心理疗法、顺势疗法和医学技术等的研究,他在1951年提出了耳穴治疗的基本内容,大约10年后,又将耳穴治疗发展为耳医学。保罗﹒诺吉尔博士的非凡医学成就现在众所周知,耳医学在欧洲、美国、甚至是针灸的发源地中国被广泛传播。

一、保罗﹒诺吉尔博士的两大发现


1
. 耳穴治疗的发现
起初,保罗﹒诺吉尔博士经常观察到一些患者的耳朵上有一些奇怪的烧灼疤痕,这些患者声称接受这种治疗后,坐骨神经痛得到缓解。
好奇的保罗﹒诺吉尔博士决定调查这种现象,他发现外耳上的一些点对应于人体内部某些器官或系统。这激起了他极大的兴趣,经过15多年的实验,他建立了一套耳朵刺激点图,这些刺激点的排列形状与一个倒置的胎儿图像十分类似。
耳穴治疗的原则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即在耳朵上,一个刺激点或刺激区对应于一个器官或系统,它的作用机制是一种反射机制。在耳穴治疗中,病理反应点可以依靠局部施加压力时的疼痛反应或使用电动探测器来寻找,治疗则可以借助按摩刺激点、针刺、电或激光刺激来实施。
外耳上这种反射点代表内部器官或系统的精确度,为诊断和治疗提供了多种可能性。

2
. 耳穴医学的发现
耳穴医学是耳穴治疗合乎逻辑的延伸。当实施耳穴治疗时,保罗﹒诺吉尔博士注意到耳穴治疗对某些疾病的治疗效果不大,根据他积累的临床经验和直觉,保罗﹒诺吉尔博士逐渐开始在检查患者耳朵的同时检查他们的脉搏,发现并证明了刺激不同的耳刺激区会同时有脉搏的不同变化。
在继续扩展他的耳穴刺激与脉搏变化研究的同时,保罗﹒诺吉尔博士又测试了很多形式的刺激,如磁铁、颜色、各种物质等,并发现人体对七种频率非常敏感,在诊断和治疗上,这些频率代表人体收到或发出特定的信息,它们被称为诺吉尔频率。

二、血管自主神经信号或诺吉尔脉搏

耳医学是一种反射疗法,它以对刺激产生反应的诺吉尔脉搏为基础。
在法语中,诺吉尔脉搏称为Réflexe Auriculo-Cardiaque或者自主循环反应,它与英语中的VAS(血管自主神经信号)相对应。
在临床操作中,医生检查患者身体或外耳皮肤感受器的灵敏度,医生用一只手拿着检测器,另一只手检查患者的脉搏。

医生在检查患者的桡动脉脉搏时需要十分小心,而且为了使操作执行准确,需要进行大量的实践,传统检查脉搏的方法是医生将拇指放在与桡骨茎突处桡动脉垂直的位置上。

一般而言,VAS现象就是医生检测到的一个脉搏性质的变化。在施加刺激后,这种脉搏性质的变化开始于1至3个心动周期,持续8至15个心动周期,并且不会同时有心率的改变。

目前这种借助医生的手感知的血管信号变化(即脉搏)尚未被仪器的客观纪录所证实,而且这种证实是困难的,因为它包括试图以仪器重现精细的感官知觉。

然而,诺吉尔脉搏涉及自主系统(交感神经和副交感神经),这一点很明显,VAS的变化是借助于无意识的自主神经系统介导,与神经反射相对应。
在那种能检测VAS信号的仪器被发明前,医生将继续学习用手来检测脉搏的技术,现在一些学校传授这种技术,特别是在里昂,这个耳穴治疗的发源地,有一个协会即Groupement Lyonnais d'Etude Médicale提供这类课程。

三、诺吉尔频率

在70年代,保罗﹒诺吉尔博士通过实验确定了7个频率,这些频率一直被应用于日常医疗实践中,因为它们能优先被人体识别。它们与身体发生共振,并对身体施加特殊效应。这些频率常用于检测和治疗。

频率 U A B C D E F G
数值(Hz) 1.14 2.28 4.56 9.125 18.25 36.5 73 146

“U频率”是所谓的通用频率,随后的7个基本频率是以2的倍数递增的。
同样的频率也可用于激光设备,但是在更高的谐波,它与前者一样有相同的功效。

频率 A B C D E F G
数值(Hz) 292 584 1168 2336 4672 73 146

在实际运用中,上述参考频率可以有一定的变化,变动的范围在-30%与+30%之间。

保罗﹒诺吉尔博士和拉斐尔﹒诺吉尔博士对频率的阐释

在动物界,“A频率”与非组织、胚胎结构有关,它是原始生物的频率,它与在原始、未分化状态下的细胞同感,这个频率即最原始的频率被认为是最杂乱无章的。
较复杂的“B频率”与营养内脏系统有特定的联系,涉及到原始的胃肠道。
“C”频率代表人体的运动要素,它反映了运动、四肢、肾系统和生殖道。
“D频率”使我们到更高的组织水平,因为借助选择性地影响某些不成对器官、呈现孤立性但解剖上对称等,它引入对称性概念。例如,胼胝体或白连合,这两个对称的大脑结构,位于大脑左右半球之间。
“E频率”是脊髓和中枢神经系统的频率,后者能感知、传递不同层次、不同功能单位的信息。
“F频率”代表皮层下脑区,这些结构在高等动物例如狗的大脑中发现。
“G频率”与身体最精细的结构产生共振,这就是主管人类思考、创造和想象的大脑皮质。

以下表格总结了诺吉尔频率主要临床应用:

名称 治疗作用
A 对组织的作用
外伤、皮肤肿瘤、皮肤过敏反应等
B 胃肠道问题、新陈代谢问题
营养失调、副交感神经失调、内感受器疾病等
C 运动器官问题
交感神经失调
D 偏侧失调
E 疼痛和神经传导问题
脊髓疾病
F 大脑和骨骼重建
G 对大脑皮质的作用
皮质疾病、精神疾病等

借助以上各种频率的组合,治疗效应可以得到进一步加强,这种频率的组合尤其适用于局部治疗:

治疗 止痛 增加体质 放松肌肉
频率 E G A B F C D G


从针灸微系统到诺吉尔的耳廓微系统

1、针灸微系统
从历史上看,在中医药的范围之内,微系统有它自己的起源,这种系统强调身体、精神和能量的统一。舌头微系统(中医舌诊)就是一个例子,虽然它主要是用于诊断目的,而不是通常用于治疗。

微系统被认为是整个人体投射到人体某一特定部位上的全息图像,耳朵、手、头皮、脚、面部、舌、眼睛虹膜等都是被公认的微系统。

“全息图”一词是起源于希腊语,它由2个部分组成:“holo”,意味着全息、整体;“gram”,意味着信息,因此,“全息图”这个词的字面意思就是整个人体的信息,这反映了针灸微系统的独特性。

全息图是一个给定对象的三维图像,它是由能量干涉模式形成。一个全息图像是由一个激光束投射在特定物体上产生,并且通过反射镜,物体的三维图像被重现在全息板上,图1A显示了一个狗的三维图像的形成。如果这个三维图像中的一小块被切出来,然后借助一个解码激光束,生成的图像将是那个全息的整体,全息图像的每个片段将始终显示了整个狗,即使片段中没有明显可见的狗(图1B)。如果我们将狗的形象代表整个身体,将小的切片代表耳、脚、手(或者其他针灸微系统),就很清楚地明白为什么耳廓或手能反映整个身体的结构和器官。


图1A. 狗的激光三维图像


图1B. 狗的激光三维图像片断

在1975年,斯坦福大学的神经生理学家卡尔·普里布拉姆提出大脑是全息结构的,全息图像显示了一个有趣的法则,简单地说就是“每个局部都包含了它的整体。”这并不奇怪,尤其是当我们看到同样的原则也适用于细胞克隆,很明显,每一个细胞都含有一个主基因蓝图的副本,这一原则也是针灸微系统的基础。

2、诺吉尔的耳廓微系统
诺吉尔发现的耳廓疗法被定义为一种物理反射疗法系统,它基于在躯体特定相应的耳廓上检测和刺激体内的病理生理反应点或者是痛点。诺吉尔伟大的耳穴3个时相的发现,使医生能更有效地治疗病人。

在20世纪50年代,保罗·诺吉尔博士首次介绍了耳廓微系统,此后不久,他发现在3种不同的时间和条件下,人体内同一个器官会投射到耳廓3个不同的位置上,这3种不同的时间和条件被称为第一时相、第二时相、第三时相。

在第一时相,处于正常生理状态或病理生理变化的功能改变阶段的组织器官被投射到耳廓上,这时所反映的往往是几分钟至数天之内的病理变化,虽然有时病理生理的性质比组织器官受损的时限更重要。

在第二时相,处于严重或退行性病理生理改变的组织器官被投射到耳廓上,尽管它可能会出现相当快,但是常见于慢性疾病,例如,肢体严重的创伤,或者类风湿关节炎、癌症等多种慢性疾病。

第三时相被认为是一个中间阶段,它介于第一时相与第二时相之间,处于非退行性病理变化、一般炎症或过渡性病变的组织器官被投射到耳廓上,该阶段的病理变化可以持续几天至几年,但是还没有发展到严重的组织退化状态。

从本质上讲,以上三个时相反映了功能性的病理改变(第一时相)、中间或炎性病理改变(第三时相)、严重或退行性病理改变(第二时相)。

耳医学的核心理论

一、诺吉尔时相
根据诺吉尔的定义,时相为针灸微系统中整个身体和器官的暂时全息投影,这种投影依赖于大脑对信息加工的综合响应能力,这些信息是来自身体内各个器官包括大脑本身的能量、生理和病理等。尽管有不同的投影,3个时相是相互重叠的,有时多时相可能同时存在。例如,一个非退行性、炎症性膝关节炎可能同时存在急性发作,这时耳廓上可能同时出现第一和第三时相。

二、三大基本原则
在鉴定时相时,诺吉尔和他的同事们经常依据以下三个基本原则:
①脉搏的变化(血管自主神经信号或VAS)
②耳廓电磁场(EMF)
③使用过滤器

以上这些原则在鉴别组织、器官在耳廓上不同时相的投影至关重要,它为更复杂的系统——耳廓医学的发现奠定了基础。耳廓医学呈现的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反射治疗系统,根据耳廓上的躯体反应点,这个系统所提供的宝贵资料可以协助诊断,并且以独特的方式协助治疗身体疾病。耳廓医学的基础在于对医生拇指所感知的桡动脉脉搏变化和当身体暴露在各种生物压力情况下脉搏特征的研究。

1
. 血管自主神经信号(VAS
血管自主神经信号(VAS)由勒内·莱里奇博士发现,诺吉尔将之应用于临床,它是当身体处于各种压力情况下,脉搏性质的反射性变化。一般而言,脉搏是一种恒定的波,它由心脏泵血所产生的波与由血管分支、血管逐渐变细成的小阻力血管(毛细血管)产生的类似反射波交汇而成,因此,脉搏的强度将随毛细血管的血管阻力而改变,而反射波要么加强、要么削弱传入的波。诺吉尔将增强的脉搏波称为“正VAS”,它被描述为更饱满、充满活力、膨胀、更坚硬;诺吉尔将削弱的脉搏波称为“负VAS”,它被描述为柔软、空虚感、应指感觉不明显。血管自主神经信号(VAS)可以被定义为一种血管系统的生理性反应,这种反应产生于对宏观信息和微观信息的接触,这种反应经由自主神经系统介导,引起周围血管搏动幅度的变化。
如图1所示,借助切按桡动脉,血管自主神经信号(VAS)的变化可以被清楚地感知。很显然,身体感知的任何压力因素会刺激自主神经系统,从而增加交感神经张力,导致周围血管包括毛细血管的收缩,这将增强反射波,引起原来恒定的脉搏波振幅增加,这就是诺吉尔称为的“正VAS”。

VAS 检查区
图1 VAS检查区

2. 耳廓电磁场
耳廓电磁场是诺吉尔和他的同事在耳医学发展过程中提出的第二个概念。由于我们身体的所有细胞都带电荷,电磁场环绕在细胞和器官的周围。因为耳朵是一个微系统,电磁场被认为环绕这个微系统。电磁场反映了身体和它所有的组织、器官的能量状态,因此,任何受到干扰的组织、器官将引起耳廓(或其他微系统)电磁场的变化。诺吉尔通过研究,找到一个身体在静息、非压力、正常生理情况下的耳廓特定电磁场,它垂直于耳穴的“零点”, 距离耳廓本身约1厘米,它反映微系统一种正常的能量静息状态。体内任何器官的病理生理改变将导致一种压力,后者使耳廓电磁场超越其静息位置而全面扩张。

3
. 过滤器
诺吉尔提出的第三个原则是使用过滤器,过滤器包括一个橡胶容器,里面含有一对惰性塑料板,塑料板上有用做作为潜在压力的特定物质,后者可来自病变的组织、有毒物质,或任何病理生物体。
诺吉尔还尝试用不同的颜色来试验,并能够识别不同的身体器官与共振频率的特定颜色等级,他也发现某些颜色的频率能与前面提到的3个不同时相产生共振。此外,诺吉尔能够识别人体表面某些特定的区域,这些区域的交感神经的张力似乎强于副交感神经的张力,反之亦然。例如,手臂、腿部、后颈部、躯干后部,被发现是交感神经的张力占优势;与之相对,前胸部、前腹部、前颈部和头部,则表现出副交感神经的张力占优势(图2)。

交感神经和副交感神经
图2 交感神经和副交感神经

借助对身体的不同部位应用过滤器,并且同时和暂时不考虑其他所有微信息,皮肤会收到有关过滤器内容物的微信息。根据以上提到的皮肤区域是交感神经的性质还是副交感神经的性质,收到的微信息将被予以不同的处理。如果过滤器是应用到人体表面的交感神经区域,微信息似乎暂时被放大;与之相对,如果过滤器是应用到副交感神经张力占优势的身体区域,微信息似乎暂时被削减、最小化甚至消失。

在针灸微系统中,当我们试图定位任何身体器官或组织的体表投影位置时,上述信息将成为有用的工具。例如,如果医生试图确定肾脏在耳廓或手部的投影位置,比较恰当的方法是采用一个包含肾脏组织的过滤器,并将这个过滤器对准交感神经占优势的身体表面(手臂或腿),如果患者确实有肾脏病理学改变,这个过滤器将被视为一个对该特定患者的压力因子,结果是诱导的压力会导致两个不同的反应,首先,由于身体与过滤器中的内容物发生共振,所以压力会改变肾的电磁场,而肾脏在微系统中的投影将必然地反映这一压力,这种压力会导致耳廓(或手)上微系统电磁场扩张,一般是超出静息电位1厘米。其次,自主神经系统也会对压力因子发生反应,这种压力将刺激交感神经系统,导致手部毛细血管口径的变化,进而导致一个正的血管自主神经信号(VAS)。一个正VAS表明该过滤器是一种压力因子。由于过滤器中含有肾脏组织,一个正VAS强烈地提示肾脏的能量场被干扰。

通过确定耳廓或手部的电磁场,一个对压力发生反应的、扩张在静息位置以外的电磁场将被感知。通过使用一种叫做黑/白锤的反射物,该能量压力的来源可以被确定(图3)。当它的白色尖端垂直而直接地放置在能量压力源的上方,它会将那个能量反射回去,这将加剧该能量源的压力程度,这种情况可以立即通过脉搏波的变化而被发现,即脉搏波变得更强大、更充盈、更充满活力,呈现正VAS。通过确定能量压力的来源,医生可以有效地确定肾脏在微系统中的投影位置,根据患者的病史和利用诺吉尔提出的某个特定的过滤器,医生将能够确定肾脏病理的准确阶段。诺吉尔还推出了特定的颜色过滤器,后者与每个阶段产生共振,从而促进器官或组织的病理生理阶段的准确识别。以这种方式,我们可以找到任何器官或组织的3个时相的投影位置,或在任何微系统中的投影位置。

黑/白锤

图3 黑/白锤

[节选自“索利曼·弗兰克的手针3个时相.Nader E. Soliman, MD;Bryan L. Frank, MD. Medical Acupuncture. Vol. 17, #1”]